文艺评论
【艺术观点】 张碧迁:基层创作是宁夏文学的沃土

     “宁夏是有着深厚民族文化的地方,近几年宁夏作家无论是小说还是诗歌上,创作态势都很好。特别是短篇小说,我认为写得很不错,他们所写的人物、生活很具有地域特色,书写水平也是较高的……”

     10 月 14 日,中国作协副主席,著名诗人吉狄马加赴银就宁夏基层作家创作情况进行调研,对于宁夏文学印象他如是说。


写作是件值得钦佩的事

     今年 36 岁的马慧娟,是宁夏吴忠红寺堡的一个农民,泾源县移民,只有初中文化,2010 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马慧娟从侄子那里得到一个 QQ 号,有了自己的网名“溪风”,至此开始写作。6年来她在田间炕头坚持用手机写出了 40多万字的随笔和散文,成为有名的草根
作家。
     对于马慧娟的这种坚持写作的精神,吉狄马加表示,在某种意义上来说,写作是公共的,更大的意义是个人的。一个人坚持写作是他的需要,是他精神层面的需要。任何一个进行精神劳作的人,都应该获得尊敬和钦佩。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,在这样的消费时代,还能追求
精神层面的东西,无论从哪一个方面讲都是很好的。我们不可能要求每一个写作的人都成为大家,但作为个人追求去写作,也是很高尚的事,应该坚持下去。


多写自己熟悉的人和生活

     谈到来自基层的作家如何进行创作,吉狄马加说,无论是哪个类型的作家,除了工作、生活上的其它事情,其余的时间应该拿多半出来进行阅读,剩下小部分的时间来写作。阅读真的很重要。现在很多基层作者的文学准备不是太充足,提高自己的基础是很重要的。对于基层作者来说,阅读得多,会克服一些眼高手低的问题,读得多了会不断丰富壮大自己。
     “基层作家的写作还是写你熟悉的生活、人物,但不是平面地、简单化地去记录,肯定需要剪裁,另外无论是人物还是故事,都要有你想表达的东西在里面,而且必须是文学的表达,这也很重要。”吉狄马加坦言,宁夏基层写作的作家比较活跃,他们有他们的优势和文学特质,基层文学是宁夏文学的沃土、根脉和希望。采访中,吉狄马加也表示,起点高低不同是全国基层作者都面临的情况,所以应该有更多的机会让他们提高,不要急于去写,关键是加强自己的文学修养,这直接决定了作家的写作高度。现在宁夏的文化环境很好,基层作家们应该充分利用这样的条件,加强这方面的学习和提高。
热点推荐
扫一扫关注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