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香银川
【散文】卢晓旭:包容,如花般美丽

一次部门个人年终工作汇报会上,某部门负责人在为副职工作点评时,说该同志工作兢兢业业、任劳任怨的好,就是还需要多“担当”些。会后,这名部门负责人感到用词不够贴切,及时的向副职作解释,希望副职谅解。这名副职莞尔一笑,我本来就没有放心里去,还谅解什么呀?你想多了!

由此我想到了,去年在由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等单位主办的“汉语盘点2016年”揭晓会上,著名作家王蒙先生对网络上的一些流行词表达了看法:“像大家说的‘给力’‘洪荒之力’这些词我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,但我觉得它们很有幽默感”;而“有些词让我特别的反感,比如‘小鲜肉’,哪怕你直接谈对性的欲望都比谈‘小鲜肉’好听,可是我没有权利,也不能制止这些词。”一席话,引起不小争论。

这两则小事,让我感触最深的是那名副职和王蒙老先生看问题的态度。人说话,难免有疏漏,特别是中国的文字内容很丰富,说话词不达意者比比皆是,本来是想着说好的,或者是表达另外一层意思,一不小心用词不当就变味了。幸好这名副职有一颗包容的心,避免了会场上的干戈和同事间的隔阂。面对信息爆炸的网络时代,对于一些网络词语,王蒙老先生没有隐藏自己的观点与好恶,也没想着说些“漂亮话”“好听话”,而是有什么就说什么、怎样想就怎样说,这是需要勇气的。尽管老先生不喜欢、很反感某些网络词语,但并不以一己好恶就要求予以禁止,而是明确表示“我没有权利,也不能制止”,其中或许有无奈,但也体现了包容。有些时候,有勇气或许不难,但能包容实为不易。事实上,在看待事物、表达见解上,包容往往比勇气更重要。

小时候,有一次同小伙伴捉迷藏,不小心把邻居家挂满苹果的树枝压断,好像天塌了似得,吓坏了。邻居家的阿姨知道后,迅速赶来抱起我,连忙翻开我的衣裤微笑着说:“别怕,孩子,没事,身上没摔着吧,以后小心点。”那一刻,我觉得邻居家的阿姨是世上最好的人,她俏丽的脸上的笑容就像房后山坡上盛开的花朵,美丽极了。

日常生活中,经常遇到这样的事:夫妻双方因为一点小事,大吵大闹,甚至离了婚;上下班高峰,两辆车互不相让,结果撞到一起……每每这个时候,如果当事双方有一颗包容的心,忍让一下,无论什么不快的事都会烟消云散的。人无完人,总会有缺点,谁都有失误犯错的时候,人活在世上,谁都不容易,何必睚眦必报,斤斤计较呢?退一步海阔天空,得饶人处且饶人,包容别人其实也成全了自己。

清朝康熙年间有个大学士名叫张英,一天张英收到家信,说家人为了争三尺宽的宅基地,与邻居发生纠纷,要他用职权疏通关系,打赢这场官司。张英阅信后坦然一笑,挥笔写了一封信,并附诗一首:千里修书只为墙,让他三尺有何妨?万里长城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。家人接信后,让出三尺宅基地,邻居见了,也主动相让。结果成了六尺巷。春秋时期,楚庄王在一次宴请文武百官席间,让自己宠爱的许姬给大臣敬酒助兴。一阵风将大厅内的烛火吹灭,黑暗中许姬感到有人拉住她的手。许姬恼怒中顺手扯断了那人帽子上的缨饰,悄悄告诉了楚庄王,要惩罚这个大臣。楚庄王却下令暂缓点灯,并要求群臣全部拽断帽子上的缨饰,尽情狂欢,只字未提此事。次年,楚国与郑国交战,副将唐狻出生入死,为大败郑军立下战功。楚庄王要重赏唐狻,唐狻跪倒在地,说战场上置生死于度外,实乃报答楚庄王昔日“绝缨掩过”的恩典。正是楚庄王的一时包容换来了自己的性命。

包容,能让人心态多一份平和,看问题多一份理性,既看到事物的美好一面,又看到不好乃至丑陋一面。有勇气而不包容,勇气有时可能转变成火气、怒气甚或戾气,容易把人带向偏激、狭隘的歧途,甭说认识新事物、取得新进步了。拿如何看待网络词语这个话题来说,有人一听到自己中意的词,别人也表示好感,恨不得立马来个拥抱,一吐心中仰慕之情;反之,不但反唇相讥,甚至还会极尽挖苦之能事,骂得体无完肤方解气。网络论坛上演的论战,有多少不是“一言不合就开撕”,又有多少不是“只站队不问理”?有句谚语说得好,“忍一句,息一怒,忍一事,少一事。”

包容是一种美德,是仁义和善良的化身,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,古往今来,有数不清的人一直在为我们做着表率,“宰相肚里能撑船”的蒋琬至今还让人赞不绝口,廉颇“负荆请罪”的典故还在传颂,周总理理发的故事更是让人口耳相传津津乐道,他们像一面面镜子,照着一代代黄皮肤黑头发的人们,他们体现的是几个铿锵有力的字:宽厚待人,以德报怨。

公共汽车上,你踩了他的脚,他碰了你的腰,彼此轻轻的一句道歉或一个微笑,就会让愤怒全消;生活中,有人在背后说你坏话,没关系,一笑置之,所谓“没做亏心事,不怕鬼叫门”;工作中,同事无意中或有意识的伤了你的心,随它去,终有一天,他会扪心自问,自惭形秽。

有了包容,同事之间就会相敬相爱,朋友之间就会相互理解,人与人之间就会融洽和睦,我们的生活就会如花一样美丽,处处充满芳香。


  








【作者简介】卢晓旭,197512月生人,大学学历,党员,1992年入伍,历任战士、学员、司务长、中队长、参谋、新闻记者、秘书、主任等职,2010年转业到国税部门,现为宁夏作协会员、吴忠市作协理事、银川市作协会员。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作品260多万字,其撰写的《相思》《思念》《吻》《爱是一把伞》《美的真谛》等30多篇作品获得省、全国性奖项。




热点推荐
扫一扫关注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