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艺评论
张晓红:论当下杂技人才的困境与破解

银川市艺术剧院杂技团  张晓红

 

杂技人才是创作杂技精品力作的第一资源,是杂技事业繁荣发展的必备条件。然而,当下全国杂技院团普遍面临人才短缺、后继乏人的问题,已经影响到院团的生存和发展,同时也给杂技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一、杂技人才流失严重

近些年,国有文艺院团体制改革在给杂技院团带来活力的同时,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人才的流失。杂技院团是全国各省市最早进行体制改革的文艺团体,因此,“人才外流”和“留不住人”情况也最早在杂技院团显现出来。杂技院团转企改制后,全员实行聘任制,原有事业单位身份的丧失,让演员感觉“失去了”传统意义上的保障,纷纷离开杂技团另外寻找出路,有的人员提前退休,一些正当年的演员转而投向大团、待遇好的院团,造成小的杂技团,尤其是边远省份的院团陷入青黄不接的窘境,演员梯队出现断层,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艺术人才的“传帮带”。

二、杂技招生困难重重

杂技人才是杂技院团生存和发展的生命线。在杂技演员纷纷流失的情况下,杂技院团转而将重点放在招收小学员上,准备从小培养,但是全国各杂技院团招生困难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。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家庭条件的改善,以及独生子女政策的实行,家长们开始越来越重视孩子的文化教育,很多人并不愿意让自己年幼的孩子从事艰苦的杂技训练。从目前各杂技院团招收的小学员来看,农村、离异家庭的孩子占了较大比例。虽然当今各杂技院团无论训练条件,还是生活待遇方面都有了很大提高,很多省份不仅免除了学员全部学杂费,而且还发放一些生活补贴,但是招生难的状况仍然没有太大改观。由于报名人数少,学员的选择范围和余地就变得十分有限。有的老教师不无感慨地说:“以前杂技团招生,四五十个招生名额常常会吸引好几百甚至上千人来报名,门庭若市,学员真是优中选优,而如今这样的情景已一去不复返了,能够招上学员已经算是幸事!”

三、杂技教育的滞后性

进入新世纪以来,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、观众需求不断增长,观众对杂技艺术的需求和期望值也越来越高。国际杂技的迅猛发展,对中国杂技表现的方式、创作的理念也带来巨大的挑战。反观我国杂技教育的现状,则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,主要表现在:

1、杂技教育以中等教育为主。当前,我国4所杂技学校,以及全国各省市艺术学校的杂技科,为我国培养了大量的杂技人才,为推动杂技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。但是,我国杂技教育仍停留在中等教育阶段。学历偏低,综合艺术素养欠缺,成为杂技人才全面发展的短板。很多学员毕业后虽登上杂技表演的舞台,但往往只是完成高难技巧的展示,为表演而表演,对艺术的理解力与表现力都明显不足,演出的效果因此打了折扣。

2、杂技专业以舞台表演为主。目前,我国各杂技学校以及艺术学校杂技科主要以培养杂技演员为主,侧重于技术性的表演基础课程,专业目标单一。而随着社会的进步,杂技艺术的发展,对于杂技人才的需求呈现多元化的趋势,杂技编导、教师、管理人员、理论工作者、市场营销人员等等,需求量大,缺口也非常大,而我们的杂技教育体系不能满足这一需要,甚至说还有很大的差距,杂技各专业人才的匮乏已经难以适应当前的形势。

3、学校学生培养与院团人才需求的矛盾。学校培养的杂技学员,受教育较为系统,文化基础较为牢固,但是所学的杂技技能显得单一、薄弱。由于杂技行当涵盖的节目众多,涉及面广,而学员在学校学习和掌握的节目有限,导致有的学生进入专业杂技院团后,不能满足院团演出的需要。有的甚至要重新进行较长时间有针对性的专业训练,才能参加到院团的艺术创作和舞台演出中来,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资源的浪费。

四、杂技人才培养对策

杂技艺术要发展,人才是最根本的保障。只有不断壮大杂技人才队伍,才能确保杂技艺术薪火相传,历久弥新,不断焕发新的生命力。

1、杂技高等教育势在必行。中国杂技界的有识之士一直在呼吁杂技教育进入国家高等教育序列。只有接受高等教育,才能培养更多技艺精湛、一专多能的高素质杂技人才。没有高等教育,杂技人才培养将始终在低水平徘徊,难以得到突破;没有杂技学科体系的建立,我们的杂技教育将无法实现真正的科学化、系统化。一门没有学科体系进行理论支撑的艺术门类很难有强大的发展后劲,而与杂技最为接近,共同点最多的体育、舞蹈等,都已经有了相当成熟的高等教育,完备的学科体系,所以它们才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,这是最值得中国杂技学习和借鉴的。

2、探索团校合一的人才培养模式。杂技院团根据演出市场需求,与学校共同制定人才培养方案和课程标准等,为学员提供充裕的舞台实践机会,缩短了学员向演员转变的过程,而学校依托科学的教学方法,系统的文化教育,以院团人才需要为教学出发点,为杂技院团提供了强有力的人才支持。这种团校合一的人才培养模式,构建起相互融合、相互支撑的发展格局,将供需通道打通连贯,实现了杂技人才使用的最大化。当前,中国杂技团与北京杂技艺术学校,上海杂技团与上海马戏学校就是典型的团校合一,获得成功的范例。而云南省文化艺术职业学院杂技系与南京杂技团的团校合作,也探索出另外一种团校合作的新路,应该引起杂技界的关注。

3、激发学员对杂技艺术的热爱。杂技是中国传统艺术中的瑰宝,中国杂技在世界各大国际赛场争金夺银,演出足迹遍及世界各地,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。我们要加强职业教育,增强年轻学员作为一名杂技人的自豪感和荣誉感。要教育引导他们今天艰苦的杂技训练,是日后登上舞台荣光所必须经历的阶段。同时,我们应不断创新杂技教学的手段和方法,增加杂技专业训练的科学性和趣味性,让他们快乐练杂技、学杂技。只有发自内心的热爱杂技,杂技演员才能有敬业精神,艺术生命才能得以延长。

4、建立杂技人才保障体系。杂技是一门挑战人体极限的艺术,经年累月的高强度训练和演出,身有伤病在杂技演员中非常普遍,建立起完善的杂技行业医疗、养老、意外伤害保险等保障制度,才能切实解决好他们的后顾之忧。杂技演员从业时间早,艺术生涯短,很多人在二三十岁就面临转岗,新技能的培训、政策扶持的力度,将直接关系到他们能否全身心地投入到杂技事业中来。此外,改变杂技演员付出和收获比例失调的现状,提高在国内外赛场获奖演员的待遇等等,都将对稳定杂技人才队伍,激发他们的艺术潜能有重要的作用。


(作者系银川市艺术剧院杂技团团长、银川市杂技家协会主席

没有了
热点推荐
扫一扫关注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