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中心
银川市2020年“诗歌温暖乡村”诗会举行


11月18日,由银川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的银川市2020年“诗歌温暖乡村”诗会活动在灵武市泾灵北村举行。诗人、文学爱好者、学生相聚一处,共叙诗歌,讲述创作故事,举办方还给村里的学生和村民赠送了文学与写作书籍,在这个稍显寒意的冬日午后,泾灵北村浸润在诗意与书香之中。







城市与乡村的对话

泾灵北村位于灵武市郝家桥镇辖域,从银川市区到达这里,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。一路上,城市的繁华喧嚣渐渐褪去,乡村的广阔与静谧慢慢在眼前铺陈,不由得让人心安静下来,心里静澈了,诗意也便来了。

活动中,银川文学院院长、银川市作协主席唐荣尧说,这次诗歌活动,是一次城市与乡村的对话,把文化带到乡村的同时,诗人也能从美丽的田野、收获的庄稼中寻找更多的灵感。同时,久居城市的作家,也更应该向植根土地的乡村创作者们学习。

杨春礼和陈凤霞都是扎根农村的写作者,他们用诗歌和文字写自己生活的土地,写自己的人生与心灵。活动中,二人讲述了多年来的创作经历,让人钦佩的同时,也感受到了诗歌与文字带给人的力量与动力。


土地上的文化与诗意

听了上面两位创作者的讲述,从银川前来参加活动的诗人查文瑾,也给记者讲到她曾以杨春礼身上的小故事写过诗作。比如,听说他曾在自己种的葡萄园里,灵感来了却又找不到纸,便赶紧找片叶子记在上面……她在《果园诗人》中写道:“剪枝时/他发现/被他当做草稿的落叶/除了用坷垃/或石子压好的那些/其余的/早已被风卷得无影无踪/像岁月中/走丢的亲人……”

只要留心,生活中处处都有文化与“诗意”,乡村这片厚重淳朴的土地更不例外。泾灵北村是一个移民村,2012年,灵武市在泾灵北村开起了农民夜校,作家、灵武市作协常务副主席杨贵峰参与其中,组织文化活动,让村民融入“新家”的文化建设中。这次,作为“诗歌温暖乡村”活动的主要组织者之一,他再次来到泾灵北村,希望在活跃村民文化生活的同时,能将大家对基层文艺事业的关注带到乡村,并借这个机会,推介乡村作家,让乡村的文学创作被更多人了解。


杨森君:乡村温暖诗歌

“这次活动与其说是我们把诗歌带来,温暖乡村,不如说是乡村温暖着诗歌。”宁夏著名诗人杨森君谈到19世纪德国浪漫派诗人荷尔德林的一首诗——《人,诗意地栖居》,经过哲学家海德格尔的阐释,“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”成为人们的向往。杨森君说这片大地就是乡村,荷尔德林感受到工业文明将人心异化,呼吁人们寻找回家的路。对应我们今天生活的环境,正如同从城市回归乡村。

杨森君的诗歌里也有乡村,这个乡村是一个大概念,包括土地、自然。他写大自然中的存在物,也写人文的存在物。他对一切经过岁月洗礼的事物感兴趣,因为“浸透着时光感,才会散发出诗意。”

杨森君最新一本书《沙漠玫瑰》是他6次到阿拉善写下来的感受。“在自然的环境里特别宁静,哪怕一块朽木都让人感到幸福。”杨森君说,乡村是有人生活的大自然,在他看来,宁夏的诗人,几乎都带有乡村的烙印。


杨春礼:把诗歌的种子埋在土里

杨春礼从小就喜欢读书。“上学那阵没什么书可读,我就把旧报纸、杂志上的短诗文剪下来反复看。”杨春礼说,当时看着那一小片纸上印着的诗文,心里写作的欲望不停涌动。可惜的是,16岁时他辍学了,去大泉园林场工作,一去就在那里待了30多年。

多年来,杨春礼治沙栽树,每天与土地打交道。然而,他心中的文学种子依旧顽强发芽,他坚持写日记,用写作记录生活、记录自然。“这样坚持了十多年,后来认识了几位创作路上的老师,他们让我觉得写诗特别美好。”在他们的鼓励和帮助下,他坚定了诗歌创作的信心,还出版了诗集《生命是棵树》《树的呓语》。

除了在乡村与土地打交道,杨春礼还下过矿井,开过餐馆,打过零工……生活的奔波不曾改变他对诗歌的热爱,他说,自己也许算不上真正的诗人,但可以做个把诗歌种子埋在土里,和它相伴生长的人。


陈凤霞:诗歌给生活增添色彩

陈凤霞是当地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,但文学却让她显得“很不普通”。

“上学的时候我就喜欢写作。”陈凤霞说,因为家庭条件所限,初中毕业她就只能回家务农,像一名传统农村女性那样生活。

结婚、生子、干农活、照顾家人,生活本就不轻松,加上陈凤霞身体又不好,时不时也感到苦闷,写作则成为一种慰藉。家从盐池搬到灵武后,她的病更严重了,基本不能下地干活,于是埋头写作。“在农村,一个家庭主妇整天没事‘瞎写’,在别人眼里就是不务正业。”陈凤霞说,那几年没人支持她,但她依然离不开写作。

好在坚持终于有了回报,村里人理解了她,子女也支持她。2002年她成为宁夏作协会员,2007年出版了第一本书,此后又在家里办书屋。“现在年纪大了,有时也会力不从心。可一旦拿起笔,就不忍心放下。”陈凤霞说,因为文学、因为诗歌,她的生活增添了许多色彩。

记者李尚 李振文  文/图




来源:银川晚报



热点推荐
扫一扫关注微信